橘子罐头

唉...从昨天以来,心就一直揪着。不敢在微博发任何文字,就怕姐姐看了更难受。她跟堂弟都是当事人,难过只会多不会少,哪怕他们一直非常地冷静。不知道他们在夜半又或是趁洗澡有水声时哭过几回...真的...我看到伯父的样子就难受得不行。如今家里的大人们都打算去找附近的一个赤脚医生,签完协议以后就拿偏方了。爸爸他们说听说好几个人都吃好了,我好怕这个偏方吃下去...反而...我不想想的这么糟糕,但是这也是无法预料的啊...
然而真的已经穷途末路了,这个成语多么可怕!
真的用上最最赤诚的祈祷,希望一切还没到那一步...

评论